当前位置:主页 > 网上服务 >

那一刻懂得做事全凭激情是不行还要懂的规则

时间:2017-10-15 19:50/点击: 来源:www.chzgh.org.cn

 1984年奥运会,我们村只有一台电视机,那一年我九岁。
  
  电视机被锁在大队的院子里专门的一个铁皮箱子里面。每每傍晚来临,将近两千人的村庄立刻热闹起来,那时候刚刚解决温饱的村民压跟就不知道何
 
为奥运,他们关注的中心永远是霍元甲和血疑这样的电视剧。
  
  那一年电视很奢侈,村民的真正娱乐室每年一度的秋后唱大戏。
  
  1988年奥运会,家刚刚买了一台14寸黑白的电视机,那一年我13岁。
  
  我表现的很爱国,别看很小,几乎几次都快喊破了喉咙尽管知道现场的中国运动员不会听到,那时候正是农村学校独有的秋收庄稼假期,父亲手持钢
 
叉几度在我的身后发飙,我理解他是个职业的农民,我是他的儿子,20多亩贫瘠土地的收获将是我们家一年的全部收入,我们的学费、我们的书费、全家
那一刻懂得做事全凭激情是不行还要懂的规则
的看病吃药、春节的新衣服都来自于此。更多时候是乖乖的关掉电视剧和姐姐边干农活边猜测诸如熊倪能否在最后一跳得冠?
  
  那一年我在家里的两棵大柳树中间吊了一根大竹杆,单杠第一练习能做到13个。
  
  那一年小学校长把学校也是全村唯一的一个水泥简陋的乒乓球台子扒掉了,理由是村民天天排队来玩球,影响了学校的管理和办公。
  
  1992年奥运会,我刚刚升入县里的重点高中,那一年我17岁,第一次见到真实的足球,第一次有专门的体育老师带我们跑步。
  
  那一年我疯狂的爱上足球,看着那些城里孩子把黑白相间的足球踢得游刃有余,我想通过我的努力我也能!那或许是我们能够融入这些神秘孩子的最
 
佳途径,结果没有几日,同样来自农村的一个同学命丧高中那片黄土飞扬的简陋足球场。
  
  。
  
  好多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去了体育队,他们可以天天不用上文化课,单独居住单独体育训练,据说这样可以考个什么体育学院啥的。
  
  1996年奥运会,东北的军校,生活就是正课时间被关在教室,业余时间不停的练习踢正步,为了都是每年一度的队列方队能够得奖。那一年的奥运几
 
乎没有多少的印象。
  
  2000年奥运,在部队几乎天天带着年轻的战士不停的整理内务,叠被子、打扫卫生、为营区周围除草,因为上级不停的来检查部队的稳定和安防,我
 
们所要做的就是等领导来了看见我们的营区窗明几净,净水泼街。
  
  2008年奥运会,大批在北京打工的朋友亲戚被赶出北京,我们修建了无数无比豪华顶级的体育会所,我在机场整日整夜的等级值班,几十个人蜗居在
 
闷热战备值班室内,连队里拿来的几个破足球被那些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战士踢得体无全肤,那个酷暑难耐的夏季发生了很多难忘的事有很多感人的人。
  
  那一年,有人传言坏人要利用鸽子来破坏我们值班飞机的起飞,于是周边的村上鸽子都被乡政府买断杀掉。
  
  那一年,北京用奢华和气势以及无比的热忱震惊了世界,奥运会结束后我朋友在北京购置了一套豪华精装的曾经专为外国运动员修建的住宅。
  
  那一年据说北京奥运会政府赚了好多美元。那时我信现在不怎么信。
  
  今又奥运,每天出入沧州最大的公立病房,对奥运早就失去了热忱,偌大的病房走廊被塞满了各式大大小小的病床,病房住宿的收费远远超过同等地
 
段三星级宾馆的价格,凭此一点我敢断定这里面的利润远远超过市场化运作。那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农民式的一张张憨厚黝黑的脸庞每天都紧紧盯着收
 
费清单,盯到我心里阵痛。
  
  前面回乡,那个破旧的乡村小学还是涛声依旧,没有啥体育器材没有啥专业的体育老师。
  
  我们举全国之力去要那些没有实质意义的金牌做啥?我们会不会被后来的儿孙耻笑?就像我们正在嘲笑以前的文革?
  
  不要把凡事都打上爱国的标签。也不要整篇抵制日货所谓爱国的文章并注明不转摘全家死光光的字样。
  
  那些极端的左派爱国和极端的皇权思想都是无益的。
  
  就像老人去世那些一直嗷嗷痛苦的子女未必在老人生前是最孝敬。
  
  被过早运动损伤身体的夺冠孩子在我眼里和世世辈辈在乡土里耕种的人们一样;甚至不如我曾经带过那些在边防奉献整个青春的小战士,我更愿意把
 
掌声给与那些默默无闻的孩子们,是他们用青春撑起了我们整片天空的安宁,等待他们的是平静的回乡退伍而非夺冠后的鲜花掌声。
  
  当然,奥运可以给那喜欢体育运动节目的人们带来观战的欢乐,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只要你那里不停电,只要你不耽误自己的本职工作,只要你不
 
影响给予家人足够的陪伴和关爱,只要你同时保证了自己的身体健康,那么奥运就是你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多年军旅生涯的历练或许会在关键时刻起到作用 转载请注明:http://www.chzgh.org.cn/a/wangshangfuwu/2017/1015/16.html